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10亿资产1元贱卖、管理层动荡 恺英网络的多重困境

冯伟康 张靖超 北京报道

9月16日,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,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网络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“上海恺英”)将持有的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浙江九翎”)70%的全部股权以1元的价格向自然人周瑜转让,公司将不再持有浙江九翎的股权。值得注意的是,浙江九翎是恺英网络于2018年以10.64亿元代价并购而来,此次交易受让方周瑜是浙江九翎的原股东。

官网信息显示,恺英网络是国内知名的互联网游戏上市公司,其主要业务包括手游与页游等娱乐内容的研发,在全球范围内搜寻、引进优质IP,深挖品牌潜力,优质IP获取和打造能力已经成为公司核心竞争力。旗下运营《全民奇迹MU》《王者传奇》《蓝月传奇》等多款知名游戏。

正如官网信息所言,获取游戏IP是恺英网络迅速崛起的法宝,公司引入传奇IP,并先后并购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浙江盛和”)和浙江九翎加强游戏矩阵。不料两次并购先后暴雷,浙江九翎更是带来数十亿元的债务,在2019年对其全额计提商誉减值准备。

针对此前并购重组以及本次资产剥离的相关情况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多次致电并致函恺英网络,截至发稿未获回应。

“烫手”的10亿并购

“1元甩卖”背后颇为无奈,浙江九翎面临传奇IP株式会社(以下简称“传奇IP”)索赔的近76.62亿元赔偿金。恺英网络在公告中表示,浙江九翎在被上海恺英收购后发生了多起重大仲裁诉讼案件,至今无法解决,并可能导致浙江九翎未来无法持续经营。

而浙江九翎是恺英网络以10.64亿元收购而来、且寄予厚望的资产。2018年5月,恺英网络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与浙江九翎股东周瑜、黄燕、李思韵、张敬等原股东签署《股权转让协议》,以10.64亿元收购浙江九翎70%股权。

公告显示,收购完成后,上海恺英持有浙江九翎70%的股份,周瑜、黄燕、李思韵三人分别持有浙江九翎21.65%、6%、2.35%的股份,张敬则退出浙江九翎股东行列。

浙江九翎业绩承诺为,在2018年度、2019年度和2020年度,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.9亿元、2.2亿元和2.9亿元人民币,如未完成,原股东应同意在收到上海恺英书面通知后,将约定的补偿款返还给上海恺英。

而之后的浙江九翎不仅未能完成业绩,还惹来了数十亿元的索赔,这也是恺英网络急于将“烫手山芋”出手的主要原因。

记者翻阅恺英网络历年财报发现,2018年和2019年,浙江九翎分别实现净利润0.97亿元和-0.43亿元,而2020年上半年则亏损781.92万元。

恺英网络之前的公告披露,浙江九翎与传奇IP曾于2017年11月签署了《热血传奇HTML5游戏许可协议》。传奇IP授权浙江九翎在中国使用其与第三方共同拥有的“热血传奇知识产权”于HTML5游戏中的开发和应用等,浙江九翎则应支付传奇IP授权费、最低保证金、约定比例的月度分成款及一次性奖励金。2018年4月,传奇IP签署《授权证明书》,授权浙江九翎开发的HTML5移动游戏“龙城战歌”发行和运营的权利。

2018年12月,恺英网络披露,浙江九翎收到了韩国商事仲裁院送达的《仲裁申请》,传奇IP主张浙江九翎向其支付包括保证金、月度分成款等合计1.71亿元。恺英网络同时对“未支付款项”予以否认。

然而,2019年5月,传奇IP再度递交索赔声明,并将索赔金额提升至25亿元。恺英网络公告表示,传奇IP已经涉嫌恶意仲裁,“提出极高索赔金额对公司进行讹诈”。

同年12月,传奇IP再次在庭审中将索赔金额增加至76.62亿元,而恺英网络当时的市值仅约60亿元。

截至2019年末,浙江九翎净资产账面价值为0万元,评估价值为-20.6亿元。恺英网络公告称,股权转让后,无需投入大量资源应对法律纠纷,有利于专注产品开发的运营。

据恺英网络9月18日公告称,浙江九翎的股权转让已经完成,另外公司已与浙江九翎原股东周瑜、李思韵达成调解,两股东将支付赔偿款7.40亿元,其中周瑜将赔偿6.03亿元,最后一笔赔付期限在2024年3月14日前,重庆国恒对周瑜的支付义务承担诉讼保全,最高担保金额为3亿元。

祸不单行

事实上,恺英网络的烦恼不仅于此,管理层的动荡更将恺英网络置于危机当中。

2019年4月,恺英网络曾披露,副总经理冯显超因涉嫌个人经济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。

2019年5月6日晚,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,公司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。随后6月12日晚,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,王悦已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。

2019年10月,恺英网络发布公告:公司当日收到董事长金锋家属送交的《通知函》,称金锋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。而就在半个多月前,恺英网络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。

2019年11月14日晚,恺英网络披露了关于金锋接受公安机关调查的公告,并已于当日被取保候审。

记者在天眼查上看到,目前为止,恺英网络的董事长仍是金锋,公司控股股东及最终控制人是王悦,持股比例为21.36%,处于质押或冻结状态,金锋持股比例为6.89%,还未被冻结。

业内人士认为,王悦被捕可能与之前收购浙江九翎和浙江盛和有关。

2016年,上海恺英以2亿元收购浙江盛和20%股权,即估值10亿元,仅一年后,上海恺英再次以16.07亿元价格收购浙江盛和51%的股权,标的估值升至31亿元,并确认商誉20.82亿元。

截至2015年,浙江盛和的净资产为负,资不抵债。截至2016年5月31日,其净资产也仅为4904万元,交易溢价颇高。

浙江盛和的业绩承诺为2017年至2019年分别实现2.5亿元、3.1亿元和3.8亿元净利润。在前两年完成业绩承诺后,浙江盛和2019年业绩大幅下滑,致使对其计提商誉减值11.49亿元。

在随后的并购浙江九翎交易中,恺英网络以10.64亿元收购浙江九翎70%的股权,形成了9.55亿元的账面商誉。仅一年后,恺英网络对浙江九翎计提全额商誉减值准备,加上浙江盛和,共计提商誉减值准备21亿元。

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董毅智律师告诉记者:“在案件中披露出了一些信息,包括管理层内斗、虚假陈述、信息披露违规等,相关的证据已经能够形成完成的证据链证明王悦被捕与并购相关,不过更多定论还需监管部门和检查机关进行下一步的披露。”

在子公司业绩下滑、深陷诉讼泥潭以及管理层动荡的多重影响下,恺英网络业绩直线下滑。

2015年,恺英网络借壳泰亚股份成功A股上市,2015年至2017年均超额完成对赌协议。然而之后的2018年,实现营收22.8亿元,同比下降27.1%,扣非净利润实现7731.3万元,同比大降93.1%。进入到2019年,公司净利润为-20.39亿元(受上述商誉减值影响)。2020年半年报数据显示,公司营收8.12亿元,同比下降22.80%,扣非净利润为4665.15万元。

针对恺英网络的业务困境,资深游戏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向记者表示:“恺英网络此前过度依赖爆款驱动,且其在游戏创新和研发上并没有太多实质性的投入,反而更多的关注于营销和在游戏中引导用户付费。随着游戏精品化和游戏出海等趋势的形成,通过换皮、营销和氪金引导等方式来简单的驱动爆款诞生的路数已经不再实用,恺英网络也难免在浪潮之中陷入窘境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恺英网络依然有资本和实力,只是不能再简单地跟风和押注用营销驱动的爆款,而是更多的要在游戏玩法上创新迭代。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bet36亚洲官网_Welcome » 10亿资产1元贱卖、管理层动荡 恺英网络的多重困境